冰美式小晗

时间并不会带走什么🌺

[忽而今夏]天大地大,我只愿意在你身边

那天晚上的情景真的是吓坏何洛了。
她原以为章远昏过去至少不会疼的乱动,但谁知道何洛刚刚将章远扶到床上,他突然就开始剧烈的挣扎,整个人又窝成一团,一米八多的个子愣是缩到只有床的四分之一,何洛又害怕又心疼。
“呃…洛洛…我好疼啊…”章远左手紧紧攥着床单,半跪半趴在床上,用膝盖顶着右手狠狠的捅进胃里,即使死死咬着下唇也抑制不住的痛呼。额头上布满冷汗脸色苍白的吓人。
“章远!”何洛刚刚放下的心又揪了起来。
“啊…洛洛…”何洛仿佛叫醒了挣扎中的章远,章远挣扎着起身,右手还是死死的攥着胃,但是姿态已经没有那么狼狈。“没事…放心好了…”章远脱了力。胃里还是剧烈的抽动着,一遍又一遍的扭在一起再扯开再扭在一起。“嘶…”章远微微瞥着眉头,双眼无神的看向何洛的方向。
“洛洛…是不是吓到了?”章远换用左手抚着胃,右手轻轻挥了挥唤何洛过来。“别怕…没事的…”章远轻轻摸着怀里人毛茸茸的头。
何洛还有些抽泣,挣开章远摸着自己的手,对着章远就吻了下去。双手用了不小的力气把章远的双手禁锢在床头,一翻身跨坐在章远身上,加深这个吻。
“唔…洛洛…”章远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胃里抽着抽着难受,脸也有些烫。“洛洛…怎么了吗…”章远微微撇头停下与何洛的动作,浑身微微有些颤抖,“洛洛别怕…告诉我怎么了…”章远困难的举起右手轻轻抚着趴在自己身上微微抽泣的何洛。
“章远…怎么办啊,我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让你好起来,我很害怕,又心疼又着急,我不知道怎么办”何洛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的,自己不在的几年到底章远对自己都做了什么。“我们结婚吧…章先生欠我的婚礼。”何洛猛地抬头满脸期待的看着章远。
章远看着身上这个“小东西”期待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暖意。
“好…答应你…”
章远胃还是不停的抽动,何洛压在自己身上,呼吸不太通畅,确实让章远难受了半天。
“呃…洛洛…下来吧…有点难受”
“哦对对对,对不起啊我太开心了,忘了这事儿”
“……”
“哎…好不容易跟我家章先生来一次亲密接触,什么嘛…章远,你再答应我一件事吧”
“好…你说”章远虽然胃里闹腾极了但心里却是爱极了眼前的人,没多少就答应了。
“下次,你还得让我在上面”
“哈…”章远轻笑了一声,眼含笑意的看着何洛。
“你笑什么?”
“没事…”章远挥了挥手,“答应你…小傻子”
“切…”何洛白了白眼。“休息吧,凌晨了呢”何洛掖了掖章远的被角。
章远虽然听话的闭上了眼睛,胃里却还是停不下来。右手在被子下面偷偷的摁着胃。
“晚安…洛洛…”
――――――――――――――――――――
想说一下,本人新高一,特别忙,只能周更,然后这个文在贴吧里有个一模一样的,有时候用不了手机回先在贴吧里更,不过一般来说都是同步的,这次老福特上发的晚了,大家谅解😭这次更的刚好一千字,算是过渡吧。周更的话尽量给你们大粗长!新版老福特上的合集得到网页版建立,等我周末建!大家直接到主页看系列!
观文愉快😁

妈呀乐乎开屏!!!第n次的开屏!!!以前都没截到!!!截到 纪念!!!

[忽而今夏]天大地大,我只愿意在你身边

何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淡定的听完章远描述自己的症状的,她只觉得那好像是除了出高考成绩以外第一次这么紧张。她认真的盯着章远,看着章远病殃殃的靠在沙发上,由于长期的疼痛折磨脸色也变得惨白,胃里不断返上来的酸水让何洛以为声带都被腐蚀了,声音沙哑的几乎发不出来。
“胃溃疡…洛洛…”章远右手几乎是一下不停的捅进胃里再出来再更狠的捅进胃里,左手死死的攥着沙发套,时不时的痛到仰着脖子想要逃脱何洛的视线。“之前由于太过严重切除过三分之一的胃…后来病情反复了…”
章远没有力气了,右手轻轻移开,瞬间胃里的疼痛由血管传遍全身。“洛洛…你帮我摁着吧…没有力气了…”章远近乎恳求。
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章远…你的药呢?”何洛循着记忆里仅剩不多的专业知识,知道这样的症状一般来说肯定不止一种治疗的药,除了那个章远已经产生抗药性的药,肯定还有能用的药。
章远几乎是半昏迷了,他微微摇了摇头,没成想却让头更疼了。“洛洛…只有那一种药能治我的病了…”章远边说边拿起何洛的手,仿佛命令一般的把它放在自己的胃上,毫不犹豫的捅进去。
“啊!”这样猛烈的力度让何洛吓了一跳,然而手底下挣扎着剧烈跳动的器官才令她害怕。“章远…”何洛带着哭腔,“你会不会死…”何洛后来回想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真该复习复习自己的大学专业课了。
“不会的…我不会有事你放心…”何洛还是放弃反抗就顺着章远的力度摁着他的胃,至少先可以缓解疼痛。“胃病…很奇怪的…没有药能治好…只能止疼…”章远换了口气继续说,“可惜我很不听话…止疼药产生了抗药性…现在只能忍着…算不算是当初抛弃你的报应啊…”
“章远别这么说…”何洛轻轻开始抽泣,章远一下子清醒了许多,连忙坐起身擦去何洛的眼泪。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不是你抛弃的我…而是我太懦弱不能坚持…如果我再坚持一段时间…你就不会…不会得这么严重的病”何洛控制不住自己的哭腔,一直抽泣的快要窒息。“我知道你当初是想让我过上好生活才那么努力,结果我却无理取闹的以为你不务正业就那么轻易的同意你的分手…我…我不知道咋说…就是希望你不要自责…我爱你的”何洛知道,自己已经不太理智了。
章远轻轻一揽,右手护着何洛后脑勺,左手抱着肩。“慢慢说…没关系…都过去了…就当听故事…”
“谢谢你终于放下心结愿意告诉我你的难处,我希望以后你哪里不舒服都可以告诉我,我希望我至少可以知道。”
“好…我答应你…”章远听完这句,后面的事情就记不清了,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头疼欲裂。
发烧了吧…
胃的疼痛随着血管在全身蔓延,跟着头疼一阵一阵的狠狠敲打着全身。
“章远…撑不住就昏过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和你的…”
“嗯…”章远低低的应了一声,最后的防线被何洛这句话击垮,他彻底的昏倒在何洛的怀里。
何洛抱过章远,弯下亲上章远微烫的嘴唇。“我爱你…希望昏过去你就能得到休息…晚安…章先生”说完这句,何洛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章远这样的情况都是自己造成的,何洛好害怕会失去他。章远告诉她自己已经切除三分之一的胃,明明是亲身经历却说的那么冷静,何洛这天晚上真的是吓坏了。
章远,求你了,不要离开我
――――――――――――――――――――――――
我回来了!以后会坚持周更!大家喜欢就好!谢谢支持!久等啦!

[忽而今夏]天大地大,我只愿意在你身边

一天又是这样很快的过去了,何洛觉得自己幸运的出奇,第一天上班遇到的大多是一些有经验的或者是很热情的,而且都很好心,没有明一套暗一套,自己负责的项目启动的也特别顺利,本来应该是心情巨好的一天,可是何洛心里却总记挂着那座离自己公司不远的那栋楼里的人。
刚刚下班,第一天工作也没什么要多忙的,何洛觉得自己还有满满的力气对付接下来要面对的那个十分倔的人,为此何洛还在路上多吃了一盒酸奶。她心中暗暗下誓:今天就是打晕了把他抬也要抬到医院去,哪怕就是癌我也得知道情况!呸呸呸!什么癌,他这种情况绝不是癌!我的专业知识呢!
不等着章远派人来接,何洛急匆匆打了车就冲进章远公司,这是她回国之后第n次进章远的公司,自己的脸就像门卡,全公司都在自己家作天作地的章远小朋友的命令下记住了“总裁夫人”这张脸,所以进出不是难事。但今天何洛这“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还是让保安有一种瑶拦住的冲动。
“章远”何洛上到顶楼进去敲了敲门推开章远办公室的门,害怕打扰还轻轻唤了一声名字,结果下一秒就看到章远喝咖啡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手和苍白的脸色。
火大!
章远觉得自己今天还算顺利吧,胃虽然一直钝钝的疼但还可以忍受,一切都处理的完美,游戏程序都运行正常。他还正想着趁着今天有空可以给何洛来个视频电话,顺便就来了口咖啡的时候,何洛就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喝咖啡的动作。章远觉得自己教养真好才没有把那口咖啡喷出来。
“洛…洛洛?”章远摁了摁一整天都没有休息的胃,缓缓起身,西服外套还挂在椅子上,身上单薄的黑衬衫衬得脸色更加苍白。
“章远!我就知道你喜欢折腾自己!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你!家里有你这么个祖宗!我得供着多久!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心不是肉长的不会疼啊!”
“洛洛,我错了…”章远听着何洛的指责有些不知所措,但仔细想想确实的,自己这幅身体本来就比较累赘,更何况何洛还一直照顾。内疚的心心情让一整天都压抑的疼痛瞬间炸裂开来。
“呃…”章远用手狠狠捅进胃里,本来就瘦到极致的身体似乎要被自己戳穿。“洛洛啊,真对不起…”章远的声音偷着无奈和深深的疲惫,光是听着就让人心疼。当然他的痛吟确实也是好听的。
“哎…章先生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谁叫我就是喜欢你呢。可是你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知道吗?万一你以后做了爸爸,那你的责任重大啊,我得赚钱你得养家啊……”
耳鸣的感觉忽大忽小,章远重重的闭上眼睛,手还是死死的摁着胃,听着耳边何洛时有时无的抱怨声章远虽然难受但心里踏实极了。
“疼…洛洛…要揉…”章远在沙发上将身体微微转向何洛那边,头埋在何洛的脖颈处。微微发出的声音带点鼻音,听起来像是撒娇。
“哎…”何洛又无奈又心疼。“章先生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就是去医院检查,二就是实话实说告诉我你的病情。”何洛边说边揉着手下这个又冰冷又在疯狂抽动的器官。
……章远没有回答。
“你别装睡着,我不管我今天就铁石心肠一次 不论如何你今天也必须让我知道你的胃到底是什么情况!”何洛把手撤下,没有遮挡的胃部更加肆意的抽动,章远一下子痛呼出声,然后又立马咬住嘴唇要抑制住自己的声音。左手环着何洛的腰,右手紧紧的攥着沙发套又不敢自己去揉。
“答应你…告诉你便是了…”

[忽而今夏]天大地大,我只愿意在你身边

“嗯…章先生起的这么早啊”何洛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顺着香味走到餐厅,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章远身穿着黑色西装黑色衬衣,黑色白条的皮鞋。看到何洛走来慢慢拉开椅子做出“请”的手势。
“我去!章先生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包养你嘞。”何洛虽然不好意思但脸上的笑容却藏不住,她顺从的走到椅子前坐下,享受着大早上精神视觉味觉上的三重享受。不得不说她家章远黑衬衣黑西装,身材颜值没话说。“今天…有什么大事吗?”何洛怯怯懦懦的问章远,这架势,不会是什么壮行饭吧!
“章太太我说你怎么越大脑子越不好使呢?”章远无奈的笑了笑,“今天呢是我们领结婚证第一百天,而且你终于要挂证上班啦!”章远笑眼盈盈的看着何洛,“不过今天要加班,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只能大早上的给你一个没有烛光的早餐啦。快吃吧,我都胃疼了。”说着章远可怜兮兮的揉了揉胃。
“啊?那快吃快吃!”何洛有点不知所措,不过还是很担心章远的身体,连忙招呼章远吃饭。
真想不到,章远的手艺还是不错,不过比起自己还是差点,以后一定要在他面前露一手!何洛悄悄的想着。
“傻姑娘想什么呢?赶紧吃吃完送你上班去!”章远站起来系上西服上的扣子。“我去发车,吃好下来,别急我送你。”
何洛花痴的看着章远。
我的个老天爷!这个人真好看!这个人好好!我真的是捡到宝了!
何洛边想边换着衣服,不知道为什么,章远才下楼一会儿会儿就想他了,何洛甚至脱线的想直接裸着出去得了!她想赶紧见到章远。
可是刚下楼,何洛就听到了微不可闻的痛呼声,然后就看见章远正趴在方向盘上,左手垫着脑袋,右手使劲的摁着胃,身上的衣服因为用力也起了褶子。何洛吓得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章远打开那个白色药瓶准备不计后果的生吃止痛药。
“章远你别吃!”何洛赶紧跑到车窗边拿走那瓶药。“就说你为什么吃那么一点就不吃了,不是最近已经养着胃了吗?不是说都好很多了吗?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何洛气极了,她气为什么自己还是没把章远的破胃养好,她也心疼极了,心疼章远不知道自己忍过多少次疼痛,有多少次不计后果的吃止痛片。
“既然出来了,就去医院吧,工作我请假,你公司找人帮忙看着,我一定要搞清楚你是什么状况!”何洛说着就打开车门把章远往副驾驶塞。
“别…”章远心虚极了,绝不能让何洛知道自己的症状。“你第一天上班不能请假,你这一点必须听我的。我的身体我知道,你放心好了。”章远疼的直吸气,右手似乎已经僵在那里。他只觉得自己的胃有一阵潮热然后就是冰冷然后接着潮热。
“可是——”
“我的身体我自己会在意的”章远打断何洛的话,“今晚会有人接你,我可能很晚回来,你早点休息不要担心。”章远亲了亲何洛的额头,飞速把何洛送到公司就走了。
看来病情恶化了。
――――――――――――――――――――――――
自己觉得不满意改了好多再加上贴吧的原因改了好多,最后有些句子甚至不流畅!大家将就着看!明天开始无意外就还是日更!

我回来啦!明天更!小可爱们的留言我都有看到!大家期待!

[忽而今夏]天大地大,我只愿意在你身边

因为章远的那个破胃,何洛一回国忙的焦头烂额,最近稍微闲下来点才想着要不要约着老赵他们聚一聚,而且更奇怪的是何洛记得自己刚回国不是谈了个合作怎么就没后话了?何洛决定得等自己家先生下班之后好好问一问。
秋天的北京已经有些冷了,然而章远家里自动恒温系统却刚刚好的温度。何洛等着等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章远回来已经深夜将近一点了。他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生怕一点声响吵醒自己家的小可爱。搁置了太久公司的一堆事需要处理,游戏的一些编程还得再改进,忙着忙着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之间就喝了好几杯咖啡提神,等到胃已经疼到极致的时候章远才抬头看了看,已经十二点过一会儿了。章远想起自己家里的小可爱,吞了几片止痛药就开车狂飙回家。一路上寒风吹的章远头疼欲裂,风声扰的章远耳朵嗡嗡直响,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可惜还是晚了,章远回来就看见夫人抱着枕头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只穿着自己的衬衫却像裙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傻姑娘…”章远一身寒气还未褪去就赶紧走到沙发旁边,单手解开身上正装的扣子缓缓跪下,一脸心疼的摸了摸何洛的小脑袋。“章夫人可还醒着?”章远看到何洛的眼珠动了动,就打趣的问道。
“嗯…章先生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身上还这么凉”虽说称呼比较羞耻,但是毕竟是何洛自己提的,就得坚持履行。不过这样暖和的家里突然冒出一丝寒气,何洛确实心里一惊。“章先生这么晚回家还不知道多穿点,入秋了北方天气冷呐。”何洛半醒着拉着章远的手给他捂热。
下一秒,章远就把何洛连人带手一起揽到怀里然后卸力的坐在沙发上,狠狠的把另一只手捅进胃里,头埋在何洛的颈窝,轻轻的喘息着,发出隐忍的声音。“还不是为了养家糊口…章太太十分可爱…令人想念呐…”
“切,恐怕你是被哪个小姐姐勾了魂去,忘记我了吧。是那个姓张的女孩吧。”何洛虽然嘴上说说但是心里心疼极了,自己现在还是不能帮助他,还是活在他的庇佑下。
“啊…”章远听着耳边何洛抱怨的声音,手又使劲了一点。“章太太不要冤枉我…我就是为了养你呀…”章远把头微微抬起来,失焦的眼神让人爱极了。何洛轻轻用嘴挨上去,汲取着那人为数不多的温暖。章远只觉得自己的氧气要不够用了,轻轻推开何洛喘着气,这种时候,连章远的喘气声都性感极了。
“帮我揉揉呗…”章远把自己的手好不容易松开,把何洛的手放在那个疯狂跳动的器官上。何洛吓坏了,连忙起身。
“怎么这么严重?”
“咖啡…”
“章远!你简直是无理取闹!你是不是还吃了那个药!”
“嗯…”
“你知不知道抗药性多严重!等你好点我非得给你补一补医药学的知识!”
“好…”
章远只觉得何洛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呃…不会要晕过去吧。正想着呢章远觉得膝盖处传来一阵一阵的按压感,低头看看自己家姑娘正跪在地上按摩着穴位。
“我看了些书,不知道这样有用吗?”何洛边按边抬头看着章远。这个人啊,总想自己把事情做完了别人享受就好,真不知道折腾自己有啥好的。“章先生下一次按摩可是要钱的哟,所以你注意自己的身体,我收费可是很贵的”何洛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哄孩子的感觉。
“那我把我的肉~体给你咯…”章远疲惫的声音里略带些委屈,只见何洛耳朵一下子红到脖子。
“章远你**!”何洛觉得自己羞极了。
“不闹了…肉~偿之类的之后再说,我好困…睡了…”章远大手一捞,一只手抱着何洛就躺床上了。
“喂!洗澡去!”
“我不…”
何洛无奈的瞪着章远,但是章远苍白的脸色显示出主人的身体虚弱,所以何洛只能作罢。
【章远小哥哥告诉小可爱们!楼主明天就去军训啦!马上和章远小哥哥一样是高中生啦!大家等着楼主回来哦!】

这是我的第一百个粉丝,也恭喜自己的粉丝破一百。这位粉丝要是看到的话,首先感谢你的支持,然后你可以点一些梗我可以帮你写文【仅限我萌的cp或人物】。准高一没什么可给的,这么寒酸的福利可以要可以不要。感谢这些人给我的支持!未来可期!一起走啊!
白首不离,宇您同行。
鞠躬

最近很丧,真的是。准高一却整个暑假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没做。丧了很久包括追星会遇到一些不顺的事情心里烦躁,今天一个朋友骂醒了我(可能也不算骂???)总之不管是什么心态,谢谢我的朋友们一直不嫌弃玩,也谢谢那些能喜欢我幼稚文笔的人们。后天军训,八天后见,我的所有文绝对会完结大家可以期待。等我回来!

【巍澜】未来可期

结局太惨,最近两家一些dw啥的也闹的人心烦的不行,大家看看我的幼稚的文笔找找乐子啊!这是一个脑洞,非常奇怪的脑洞,没看完原著,有些崩的地方见谅!
这是一个极其短的脑洞,再几章我就打算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看文!
――――――――――――――――――――――――
床上的人紧闭双眼,却丝毫没有睡着的样子。额头上布满了冷汗,眼珠在眼皮的掩盖下不停的动着。惨淡的月光撒在他的脸上,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可怜。
“沈巍…沈巍…”赵云澜每念叨一边这个名字,脸色就苍白一分,神情也更加痛苦。“沈巍…别走!”赵云澜身体微微抽搐,仿佛从噩梦中醒来,眼睛无力的睁开。
“死猫…几点了…”他的声音沙哑极了。
“凌晨四点,老赵你继续休息吧。”大庆不愧是只猫,一下子就醒了过来,两下蹦到了赵云澜旁边,“还难受吗。”
赵云澜微微点了点头,但仿佛已经用尽了力气。“死猫…咳咳…第三年了…他怎么还不回来…”赵云澜有气无力的声音里满是苍凉,“我怕我等不到了…”
“别乱说”大庆一下子急了,“你还要负责喂我小鱼干!黑袍使大人一定没事的,你放心,他一定是在找来这里的方法,会回来的。”
赵云澜又点了点头,“我相信他会回来,但我等不到了…”赵云澜右手肘狠狠的抵着胃,右手则放在心口狠狠的揪着。“起初只是半年一次,后来每个月一次,后来一天一次,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赵云澜笑的凄惨。
心脏仿佛放在火上炙烤,连同自己的灵魂一起,被烤熟、撕裂、重组…就像现在,赵云澜已经看不清东西了,也听不清别人说话,味觉也有些丧失。
五感…就快全失了…
“老赵,你后悔吗?”大庆看着床上已经无力睁眼的人,眼里尽是心疼。他想起这三年来,赵云澜的苦苦支撑,有一次竟然还撑着出外勤,后来疼到昏厥之后手还死死的摁着心口。
“当然不,我们办事从来不考虑后不后悔…”赵云澜闭着眼睛,整个身体瘫软的靠在床头,“地星重返光明,是他的心愿,也是我们奋力拼搏的目的。”
赵云澜只觉得头晕到不行,已经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
大庆心里又心疼又生气,都已经不能保证每天十个小时的清醒时间,竟然还要自己忍着,真当这些人都是傻子吗?脸色多么苍白大家都看在眼里!
眼看那人又昏睡过去,大庆心里竟有几分庆幸。这样也好,至少梦里不会感受到疼痛。
就这样又过去了三个月,龙城的天气已经变得暖和,而赵云澜仍然浑身冰冷,唯独心口如烈焰一般炽热。